在网上做销售

2020-07-08 15:25

吴先生说,温商占大红门商户总量的60%,最近大红门要外迁,大家私下里给考察过的地方打分。石家庄这个项目,不仅仅是规模巨大,还是在河北的省会,交通物流条件好,周边县市总人口基数四五千万,除了批发还可以零售,我尤其是看好这里的整体规划,比如物流仓储、产业加工等。可以把我们的加工产业也装进来,方便做大规模。另外,他们提出的网上商城、物联网、大数据、商学院、各种配套的体验中心,都是与我们原来所参与经营的传统商贸市场不一样,商城建的也是按购物中心的规格来建设,说明这个开发商很有实力,也有眼光。 “所以,这次我来,还是很兴奋的。这样的规模、这样的手笔,我看在国内也首屈一指。这边一个铺子的价格,也就是我在北京租的铺子一年的租金,我觉得真是很划算。”他表示,将带着自己的男装品牌和几个厂家一同入驻国际贸易城,要个几千平米的铺位准备大干一场。

许鹏飞分析,石家庄的交通和人口规模完全具备了成为一个商贸中心城市的资格,将石家庄打造成京津冀经济增长第三极,成为全国现代商贸物流基地,是极符合区域内各方利益的。

“作为项目合作伙伴单位,我们将用最优惠的政策、最优秀的硬件、最贴心的服务,支持北京大红门、动批的商户在这里落户。”国际贸易城副总经理陈伟表示,北京是中国北部最主要的商贸批发物流中心,仅大红门、动批市场,每年就有1000亿左右的交易量。

他说,现在,北京对这些市场的外迁疏解,意味着这一巨大的蛋糕将花落承接城市。作为正在打造亚洲领先全产业链商业集群的乐城·国际贸易城,去年就收到了北京市丰台区政府的“橄榄枝”,今年3月27日又与北京西城区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这标志着乐城·国际贸易城已成为承接北京商贸疏解的核心序列。

北京大红门的商户代表团一行四十多人也前来考察,代表团中的温州乐清商户孙女士表示,自己在大红门京温市场做服装批发,30平方米的商铺一年销售额基本在3000多万。因为市场就要改造外迁,正愁搬到哪里去做生意呢。“石家庄国际贸易城这个项目很大,是我见过的规划最好的项目,体量相当于3个义乌,又是河北在建商贸的龙头,市政府服务业‘十二五’规划重点项目,真是挺吸引我的。”

2015年4月,正值春暖花开。位于西兆通的乐城·国际贸易城展示中心,来自北京、河北、河南、浙江、山西的投资考察团将沙盘围得水泄不通,每个置业顾问身边都围着七八个投资人,整个销售现场人气鼎盛,气氛热烈。

中国市场学会专家许鹏飞表示,2600万平方米的乐城·国际贸易城,集设计研发、商品交易、会展博览、物流仓储、产业加工、商务生活配套等多个组团,居住、餐饮、娱乐、文化、休闲、博物馆、音乐厅、公园park、儿童城、医院、学校、银行等应有尽有,以大数据为依托,将互联网、物联网等同移动终端相结合,实现网上交易,实现了传统商贸城在电商时代的升级转型。

时代在变、城市在变、商贸格局在变。这个春天,河北省省会石家庄西兆通的乐城·国际贸易城,凭借京津冀协同发展、北京商贸物流功能外迁、石家庄本地商贸整合的三股东风,加速打造亚洲领先的商贸产业集群。敢为天下先,善于把握先机,精于解读政策的北京温商们,已经嗅到商机,齐齐将目光聚焦石家庄,纷纷抱团到乐城国际贸易城参观考察,表现出对这座定位为“实体+电商”,融设计研发、商品交易、会展博览、物流配送等于一体的智慧新城,报以浓厚兴趣。

“以前在网上和报纸上看到有关国际贸易城的介绍,这次我们温州商会组织来这边参观,我和老婆就都来了,我们感觉,这里的规划、硬件等真是大气,没想到这么震撼!” 温州商户吴先生说,他在北京大红门经商近20年,孩子现在也接棒做生意了。

“听说他们正准备从城市发展、产业升级、劳动力就业等多个方面,申报国家级智慧城市样本,这真是让人兴奋!”许鹏飞说,他期待一个中国首席智慧商城——乐城·国际贸易城在石家庄诞生。

来自浙江义乌的投资人李先生说,自己是在义乌做小商品生意的,“在中国做生意,就是实力和规模说话。以后的市场,必须依托三个方面,第一是占据交通要点,方便物流,可以减少运输成本;第二就是要成大行成大市,规模越大影响力越大,采购商就越多;第三,要有前瞻思维,要实体与互联网一起上,在网上做销售,在实体店里做品牌做形象,有了实体店,人们才会相信你产品的质量。我们义乌,这些年下来,地理位置相对而言不如石家庄,我的生意伙伴很多都是北方和俄罗斯的,石家庄相对浙江而言,开发北方市场更方便。”李先生坦言,自己还有几个加工厂,在浙江用人、材料及运输的成本相当高,而石家庄相对来说就低多了。

孙女士说,自己最近去过白沟、永清等地考察,而石家庄这个项目的规模效应以及开发商过去的运营成功经验、石家庄城市发展潜力、未来围绕国际贸易城建设的石家庄火车东站、客运总站和地铁等几个关键要素,都是最令她心怡的。她笑着说:“我今天购买了4个联体商铺,还登记预约了商住两用的酒店式公寓,我想要把妹妹也叫过来投资,以后准备就搬到石家庄经商了。”